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永别了“哈大眼”

[日期:2022-04-30] 浏览次数:

  奥地利时间3月5日,当代最伟大的“本真主义”古乐运动先锋指挥家尼克劳斯哈农库特在自己家人的陪伴下,安详地与世长辞。这距离他去年12月5日宣布退休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今年的2月5日,SONY古典厂牌发行了哈农库特在息演前录制的最后一张唱片,由他指挥维也纳古乐合奏团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灌录的贝多芬《第四交响曲》和《第五交响曲“命运”》。现如今这张专辑已然成为了大师的“天鹅之歌”。

  哈农库特以“本真”地演奏古典主义时期及更早的巴洛克音乐而闻名于世。以古典大提琴演奏家身份出道的他,于上世纪50年代创建起属于自己的“本真乐器”乐队,即上文提到过的维也纳古乐合奏团,其后就成为了一名古乐运动的急先锋。

  上世纪70年代以后,哈农库特又开始频繁担任国际各大知名交响乐团的客座指挥,在世界各大著名音乐厅、歌剧院及音乐节上登台献演。晚年的哈农库特开始有意识地将自身的保留曲目不断拓宽,使之涵盖了19世纪乃至20世纪作曲家的作品。2001年和2003年,他还曾两度应邀指挥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2001年,一张由哈农库特指挥录制的巴赫《马太受难曲》唱片让他一举荣获了格莱美大奖。凑巧的是,刚刚过去的3月5日和3月7日,来自莱比锡的格万特豪斯(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及其合唱团,在香港和上海分别上演了一场《马太受难曲》。这两场音乐会的门票都早早售罄,演出反响空前。头天晚上得知了哈农库特过世的消息,众多乐迷都把3月7日上海的《马太受难曲》音乐会当作对他的一次深切缅怀。

  中国乐迷亲切地称呼哈农库特为“哈大眼”他在指挥台上极具标识性的“干瞪眼”表情,与同为奥地利人的指挥大师卡拉扬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哈农库特总喜欢直瞪瞪地紧盯着乐队,以一副“金刚怒目”式的面部表情示人;卡拉扬却只习惯于紧闭双眼,即便是舞台上的乐队演奏家们也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情。如果说卡拉扬的指挥是用纯肢体语言来传达自己的“旨意”,那么哈农库特就是在用不断变化的微妙眼神表达个人对于作品的理解。

  去年12月5日,哈农库特在自己86岁生日的前一天通过个人官网发布了退休公告。“我目前的身体状况要求我取消自己未来的演出计划”,他在信纸上亲手书写了这句话,并将其插入他与维也纳古乐合奏团合作的自己86岁生日庆典音乐会演出节目册中。哈农库特与夫人爱丽丝有四个孩子,除了1990年因摩托车事故身亡的身为小提琴制作师的三子,剩下的三个孩子及妻子都在其弥留之际一直环绕身旁,直到这位指挥大师在萨尔茨堡西边的一座小村庄静静故去

  1台设备维护成本、租金成本1个月约为3000元,因目前借阅人数有限,想收回成本根本不可能。

  长草颜团子有自己的“饭圈文化”,有粉丝团,团内有站子,关注着偶像的一举一动。

  上初中后,阿来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作家这个职业,他觉得作家与自己隔得太遥远。

  对记者通常保持寡言状态,公众远观陈粒,“个性”包裹着的她不免透着一丝疏离的气质。